书推:雪中悍刀行

Author Avatar
WincerChan 5月 06, 2017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简介

有个白狐儿脸,佩双刀绣冬春雷,要做那天下第一;

湖底有白发老魁爱吃荤;

缺门牙老仆背剑匣;

山上有个骑青牛的年轻师叔祖,不敢下山;

有个骑熊猫扛向日葵不太冷的少女杀手;

这个江湖,高人出行要注重出尘装扮,女侠行走江湖要注意培养人气,宗派要跟庙堂打好关系;

而主角,则潇洒带刀,把江湖捅了一个通透;

江湖是一张珠帘。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

简评(转)

年少时,看武侠电视剧里的侠踪剑影,总是莫名憧憬,甚至意犹未尽处,还会忍不住幻想自己是位飞流倜傥、快意恩仇的大侠,剑收于鞘时渊渟岳峙、剑起时又能挥出一片水银泻地云卷云舒。

日思夜想久了,于是便在心中有了一片江湖,有了一场江湖梦。

我想不止我是如此。

有句老话说,一千个读者的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同样的,一千个被现实社会的条条框框桎梏住的俗人们心间,便也有一千座不同的江湖。

求名者得名、求利者得利、求快意者得快意、求安稳者得安稳——这些在现实中并不存在的江湖就像是我们圆梦的地方,我们被称之为“规矩”“方圆”“社会准则”的枷锁束缚得越紧,就越是想要在内心最深处那片江湖里翻江倒海自在逍遥。

说白了,我们心中江湖上的那个状若侠客的自己,才是我们真正想成为的自己。

但人生有太多弯路,太多不可回头的路,一步踏错便再无转圜的余地,南辕北撤说的便是这个道理——有时候回头看,我们一路行来的方向,竟是和最初的梦想背道而驰,可我们被所谓社会的进步、所谓年轻人的成熟、所谓命运的安排这一类的东西追迫着、驱赶着,又着实没有时间停下来感伤,于是渐行渐远、梦想和现实也被拉扯得越来越沧海桑田。

到最后,我们的梦想,只剩下一副骨架、一副残骸,即是那座每每热血沸腾时便在心间浮起的海市蜃楼般的偌大一个江湖。

在那个江湖里,我们是最自在最洒脱不羁的那位侠客。

文摘


李淳罡

  1. 大雨依旧磅礴。

    她不起身,徐凤年便一直撑着伞。

    老剑神李淳罡望向这一幕,瞪大眼睛。

    随即眼中黯然落寞缅怀追忆皆有。

    那一年背负那女子上斩魔台,一样是大雨天气,一样是撑伞。

    世人不知这位剑神当年被齐玄帧所误,木马牛被折并不算什么,只剩独臂也不算什么,这都不是李淳罡境界大跌的根由,哪怕在听潮亭下被困二十年,李淳罡也不曾走出那个自己的画地为牢。

    原本与世已是无敌,与己又当如何?

    李淳罡想起她临终时的容颜,当时她已说不出一个字,可今曰想来,不就是那不悔两字吗?

    李淳罡走到大雪坪崖畔,身后是一如他与绿袍女子场景的撑伞男女。

    她被一剑洞穿心胸时,曾惨白笑言:“天不生你李淳罡,很无趣呢。”

    李淳罡大声道:“剑来!”

    徽山所有剑士的数百佩剑一齐出鞘,向大雪坪飞来。

    龙虎山道士各式千柄桃木剑一概出鞘,浩浩荡荡飞向牯牛大岗。

    两拨飞剑。

    遮天蔽日。

    这一日,剑神李淳罡再入陆地剑仙境界。


洪洗象

  1. 正在经楼找寻一部典籍的陈繇踉跄跑到窗口,颤颤巍巍推开窗户,老泪纵横,嘴唇颤抖道:“王师兄,小师弟成了!”

    山中炼丹的宋知命顾不得一鼎炉被凡人视作仙物的丹药,扑通一声跪下去,磕头道:“武当三十六弟子宋知命,恭迎祖师爷!”

    在东海寻觅到一名骨骼清奇闭关弟子的俞兴瑞,正坐蒲台上传授那名弟子内功心法,抚掌大笑,笑出了眼泪,激动万分道:“李玉釜,你掌教师叔终于要下山了!”

    七十二峰朝大顶,二十四涧水长流。其中最长一条飞流直下的瀑布犹如神助,低端被掀起拉直,通向毗邻那座唯有一名年轻道人修习天道的小莲花峰,瀑布如一条白练横贯长空,数万香客见到此景,仿佛置身仙境,更加寂静无声,偌大一座武当山,几乎落针可闻。水起作桥为谁横?齐仙侠亲眼见到古剑连鞘飞出太虚宫,尾随其后,沿着悬挂两峰峰顶水桥奔掠向小莲花峰,看到骑牛的怔怔靠着龟驼碑,喃喃自语:“今曰解签,宜下江南。”

    一身朴素道袍的洪洗象拍了拍尘土,骑上一只体型巨大的黄鹤,望向江南。

    江南好,最好是红衣。

  2. 徐脂虎缓缓转头,问道:“你到底是谁?” 一直被寄予厚望去肩扛天道的年轻道士羞赧嚅喏道:“洪洗象啊。”

    徐脂虎重复问道:“你来做什么?”

    年轻道士壮着胆子说道:“那年在莲花峰,你说你想骑鹤。”

    她转过身,背对着这个胆小鬼。

    这个放言要斩断赵氏王朝气运的道人,深呼吸一口,笑道:“徐脂虎,我喜欢你。”

    “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喜欢你七百年。”

    “所以这世上再没有人比我喜欢你更久了。”

    “下辈子,我还喜欢你。”

    丫鬟二乔眨巴眨巴水灵眸子,小脑袋一团浆糊,只看到小姐捂着嘴哭哭笑笑的,就更不懂了,唉,看来小姐说自己年纪小不懂事是真的呀。

    年轻道士伸出手,轻声道:“你想去哪里,我陪你。”

    这一曰,武当年轻掌教骑鹤至江南,与徐脂虎骑鹤远离江湖。

    仙人骑鹤下江南,才入江湖,便出江湖。

  3. 年轻道士深呼吸一口,等女子依偎在他怀中,那柄横放在龟驼碑边缘的所谓吕祖佩剑出鞘,冲天而起,朝天穹激射而去,仿佛要直达天庭才罢休。

    九天之云滚滚下垂。

    整座武当山紫气浩荡。

    他朗声道:“贫道五百年前散人吕洞玄,五十年前龙虎山齐玄帧,如今武当洪洗象,已修得七百年功德。”

    “贫道立誓,愿为天地正道再修三百年!”

    “只求天地开一线,让徐脂虎飞升!”

    年轻道士声如洪钟,响彻天地间。

    “求徐脂虎乘鹤飞升!”

    黄鹤齐鸣。

    吕祖转世的年轻道士盘膝坐下,望着注定要兵解自己的那下坠一剑,笑着合上眼睛。

    陈繇等人不忍再看,老泪纵横。

    有一虹在剑落后,在年轻道士头顶生出,横跨大小莲花峰,绚烂无双。

    千年修行,只求再见。


轩辕敬城:

  1. 修身在正其心。

    莫道书生无胆气,敢叫天地沉入海。

    成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

    轩辕青锋脑海中走马观灯,那些诗词文章一一浮现。

    “我入陆地神仙了。”

    轩辕敬城闭上眼睛,只见他七窍流血,却神情自若地双手摊开,似乎想要包容那整座天地。

    以他为圆心,大雪坪积水层层向外炸起。

    那一瞬间,有九道雷电由天庭而来。

  2. 辕敬城每年酿当归酒三坛,两坛都让人送来庭院,自己只余一坛。

    所以他从来都是喝不够酒,而这里却是从来不喝,任由年年两坛酒搁着闲置,年复一年,酒坛子越多,酒香也愈发醇厚。

    她终于启封一坛酒,搬来一套尘封多年的酒具,酒具是那男人自制而成。
    反正除了习武,那人仿佛没有不擅长的事情。

    独坐的她盛了一杯酒,放在桌上,好似对于喝不喝酒,犹豫不决,她没来由开始恼恨自己,伸手猛地拍掉酒杯。

    半响后她起身去拿回酒杯,才发现杯底刻有两行小字,字迹清逸出尘。

    人生当苦无妨,良人当归即好。


许涌关:

  1. 一刹那。

    瞎子老许头脑一片空白。

    他既然能活着走下累累白骨破百万的沙场,能是一个蠢蛋?

    在北凉,谁敢说这一句徐骁不过是驼背老卒?

    除了大柱国,还有谁?

    瞎子老许那一架需要拐杖才能行走的干枯身体剧烈颤颤巍巍起来。

    最后这位北凉赖活着的老卒竟是泪流满面,转过头,嘴唇颤抖,哽咽道:“大柱国?”

    那人并未承认也未否认,只是喊了一声瞎子老许:“许老弟。”

    只见瞎子老许如同癫狂,挣扎着起身,不顾大柱国的阻止,丢掉拐杖,跪于地上,用尽全身所有力气,用光了三十年转战六国的豪气,用光了十年苟延残喘的精神,死死压抑着一位老卒的激情哭腔,磕头道:“锦州十八-老字营之一,鱼鼓营末等骑卒,许涌关,参见徐将军!”

    锦州十八营,今曰已悉数无存,如那威名曰渐逝去的六百铁甲一样,年轻一些的北凉骑兵,最多只是听说一些热血翻涌的事迹。

    鱼鼓营。

    号称徐字旗下死战第一。

    最后一战便是那西垒壁,王妃缟素白衣如雪,双手敲鱼鼓营等人高的鱼龙鼓,一鼓作气拿下了离阳王朝的问鼎之战。近千人鱼鼓营死战不退,最终只活下来十六人,骑卒许涌关,便是在那场战役中失去一目,连箭带目一同拔去,拔而再战,直至昏死在死人堆中。

    其实,在老卒心中,大柱国也好,北凉王也罢,那都是外人才称呼的,心底还是愿意喊一声徐将军!

    被徐骁搀扶着重新坐在木墩上的瞎子老许,满脸泪水,却是笑着说道:“这辈子,活够了。徐将军,小卒斗胆问一句,那徐小子莫不是?”

    徐骁轻声道:“是我儿徐凤年。”

    老卒脸贴着被大柱国亲手拿回的拐杖,重复呢喃道:“活够了,活够了……”

    鱼鼓营最后一人,老卒许涌关缓缓闭目。

    徐将军,王妃,有一个好儿子啊。

    我老许得下去找老兄弟们喝酒去了,与他们说一声,三十万北凉铁骑的马蹄声只会越来越让敌人胆寒,小不去,弱不了。

    徐字王旗下,鱼龙鼓响。

    老卒许涌关,死于安详。


温华:

  1. 一个时辰后黄龙士缓缓走下马车,马车渐渐远去,消失于风雪中。

    黄龙士没有急于入院,而是在巷弄来回走了两趟,这才推开门扉。

    短短一炷香后,一名年轻男子断一臂,瘸一腿,自断全身筋脉,只存一条性命,只拎上那柄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木剑,离开了院子。

    巷中雪上长长一条血。

    “在老子家乡那边,借人钱财,借你十两就还得还十二三两,我温华的剑,是你教的,我废去全身武功,再还你一条手臂一条腿!”

    他在院中,就对那个黄老头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这个雪中血人在拐角处颓然蹲下,手边只剩下一柄带血木剑。

    年轻游侠儿泪眼模糊,凄然一笑,站起身,拿木剑对准墙壁,狠狠折断。

    此后江湖再无温华的消息,这名才出江湖便已名动天下的木剑游侠儿,一夜之间,以最决然的苍凉姿态,离开了江湖。

    刺骨大雪中,他最后对自己说了一句。

    “不练剑了。”


徐凤年:

  1. 徐凤年闭上眼睛,双手搭在春雷上,有些明白一些事情了,为何徐骁如今还像个老农那般喜欢缝鞋?轩辕敬城本该像张巨鹿那般经略天下,最不济也可以去跟荀平靠拢,却被自己堵在了一家三口的家门以外,堵在了轩辕一姓的徽山之上,即使一举成为儒圣,仍是不曾跨出半步。骑牛的最终还是下了山,但这种下山与在山上,又有什么两样?羊皮裘李老头儿十六岁金刚十九岁指玄二十四岁达天象,为何断臂以后仍是在江上鬼门关为他当年的绿袍儿,几笑一飞剑?

    说到底,都是一个字。

    徐凤年想着她的酒窝,摇晃站起身。

    他就算不承认,也知道自己喜欢她。不喜欢,如何能看了那么多年,却也总是看不厌?

    只是不知道,原来是如此的喜欢。

    既然喜欢了,却没能说出口,那就别死在这里!

    徐凤年睁眼以后,拿袖口抹了抹血污,笑着喊道:“姜泥!老子喜欢你!”

    拓跋春隼冷笑不止,只不过再一次笑不出来。

    一名年轻女子御剑而来,身后有青衫儒士凌波微步,逍遥踏空。

    女子站在一柄长剑之上,在身陷必死之地的家伙身前悬空。

    她瞪眼怒道:“喊我做什么?不要脸!”


李当心:

  1. 唉,闺女,等你大些,就会明白只要在一个男人心中好看,你就是天下最好看的姑娘了。”

    “啊?可徐凤年说我长得一般呐,完了!”

    “闺女真是长大了,娘很欣慰呐。闺女,娘真不好看?不行,再下山一趟,还得买些胭脂水粉,多扑一些在脸上就好看了。”

    “娘你又乱花钱,爹肯定要跟笨南北蹲墙角唠叨去了,他们一起叨叨叨,可烦了。”

    “让他们叨叨去。哪天不叨了才不好。”

    这娘俩,似乎挺俗气。

    亏得各自身后爱慕着她们两个的光头,是那般佛气。

    小和尚将洗好的袈裟晾好,望向房内自语到,“又是一个天晴的好日子。李子,师父说我没悟性,你也说我笨,咱们寺里两个禅,我都不修。你便是我的禅,秀色可参。”

    千山以外是千山,这就是江山;六宫粉黛独看你,这就是美人。

    白衣僧人笑道:“去吧,睡觉去。” 小和尚嗯了一声,道:“东西怕打雷,我去门外给她念经去。” 白衣僧人摸了摸自己光头,这徒弟。站在千佛殿门口,看到在泥泞中奔跑顾不得雨水的笨南北,白衣僧人呢喃道:“笨南北啊,你有一禅,不负如来不负卿。

    少妇才喊完,嗖一下,一名白衣僧人就以屁滚尿流的姿态窜出那栋巍峨阁楼,来到少妇面前,笑呵呵道:“媳妇,走累了没,给敲敲腿?”

    若是外人在场,定要认为以这女子一路行来表现出的蛮横,肯定要好生拾掇一番白衣僧人才会罢休,但真见着了自己男人,她却是轻柔说道:“不累呢,只是好几天没见着你,有点想你啦。”

    本名原来是李当心的白衣僧人笑容醉人,也不说话。

    既然有她,天下无禅。

本文标题: 书推:雪中悍刀行
最后更新:2017 年 12 月 24 日 - 20:12
本文链接:https://blog.itswincer.com/posts/9a260fa1/
本文采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协议进行许可,阅读 相关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