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 终焉

Author Avatar
Wincer 1月 01, 2020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本文最近一次更新于 142 天前,其中所包含的信息很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翻了翻存档,我这个之前平均一月发一篇博客的人居然有半年没有新文章产出了,在这里给挂念着这个博客的各位小伙伴说声抱歉(前几天逛 V2 的时候还被催更了)。工作以后确实经历了许多事,也成长了不少,本文作为 2019 的告别文,就稍微记录这一年发生的事吧。

WARNING:本文负面情绪有些重,有些流水账,有些吐槽向。

毕业

在毕业论文选题时,我特地挑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机器学习,本想着能跟着导师学点新东西,结果导师太不靠谱——压根不管事(啥资料什么的都不给,开题报告的要求都是研究生代写),只好自己摸索着学了。

花了差不多俩月时间(中间包含着春节),捣鼓了一篇万余字的论文出来(论文是用 Latex 写的 ,为了让排版符合学校规定,调整了好久,如果不是因为这点,应该一个月就差不多了),满心欢喜地发给老师,结果老师压根就没看:「明天打印一份出来我再看,电子版与打印版的格式会不一样」,我盯着屏幕上的 PDF 文件陷入了沉思,难道 PDF 电子版打印出来会不一样嘛?

第二天把论文带去了教室,老师把其他人的论文都看完了才看我的,所幸给出了比较正面的评价:「从论文看,你这两个月确实是做了点研究的」,心里顿时长舒了一口气。随后两周,果然比较顺利地通过了答辩,老师也把我的论文推上了优秀毕业论文。

回首这一年看来,捣鼓机器学习的那两个月应该是我这一年最快乐的时光了(我对学习新知识还是有挺大的渴望)。

培训

七月份,我正式入职了某家公司(公司名就不透露了,因为接下来要说它坏话 :)

一开始听说公司要求去北京培训两个星期(我 Base 在武汉),我就不太乐意,把 Base 在全国各地的人都拉去北京培训,培训的目的肯定不会是培训工作技能,极大可能是「洗脑」——利用从众心理,当周围的人都认同一件事的时候,你很大可能也会被同化。

培训第一天,给全体人员了十二个组,每个组大约十来人,选定了组长、组长秘书,从此之后的每天早上都会进行组内分享,分享自己认为昨天成长了什么(无非是围绕着奋斗、客户、产品的扯淡),虚伪到了极点。每人都分享完毕后,组内投票选出成长达人,在全体人的面前分享「获奖感言」。

我并非不喜分享,只是这种明明言之无物、却又不得不说的分享,我很反感。

工作

两周后,漫长培训如期结束。到岗的第一天,直属 Leader 就把我和另一个也是校招进来的人叫到办公室,客套了几句,随后说:「你们是校招生,前三个月对公司的产出肯定是比较少的,所以我要求你们前三个月每天都不得早于九点半下班」。

看着另一个校招生没有任何犹豫就点了头,无奈之下,我也只好妥协,答应的同时,心理仍然侥幸地想着,没关系,三个月嘛,很快就过去了。

只是我没想到,妥协一旦有了第一次,便会成了无数次。

九月初,我开始正式开发一个新的定制项目,没有需求、没有产品、没有原型、没有测试,只有一个 PPT,让我们对着 PPT 把产品做出来。九月下旬,要求我们出差上海,驻场开发,为期一个月。

去上海的一个月里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朝令夕改」,每隔两天客户开会都会提出新的需求,没有产品,所以只能让开发去和客户对接需求,呵,我真想骂人。‘

在上海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组有一个北京的校招生离职了,对外的理由是家里出了一些事。另一个在武汉的校招生说 Leader 已经宣布正式进入 996 了(还从其他组抽调了人),目的是为了完成部门产品的一年一次的迭代开发。

操他妈的」,告诉我消息的那个校招生在和我通电话的时候骂了出来,「我 es 压根就没学过,就直接让我着手开发」、「你能在上海多呆一会就呆一会,回来就苦逼多了」……我心里想着,没关系啊,已经妥协两次了,再妥协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呢?

996

毕业前,我一直在思索寻求一份什么样的工作(自然是计算机行业,这里是指更加具体的方面),恰逢 996.icu 项目最火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既然不知道想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那就反其道而行之——不找一份 996 的工作。大约是造化弄人吧,公司并没有履行约定好的 1075 工作制(没记错的话,入职半年只有两次准点下班),996 还是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从上海出差回来的第三天,那天我八点半下的班,八点四十 Leader 打了个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这么早下班,事做完了没有,我说做完了。

「这么早就做完了?看来是工作量不饱和啊,明天给你多加一点」。

「操他妈的」,我也爆粗口了,只不过是在心里骂的。

第二天一去公司,询问了一下提前走的三个人(其中有两个人都是其他组调来的),都同样被打电话询问了。有趣的是,Leader 昨天并不在武汉,而是在北京出差。

两天之后,被打电话的一个人直接提了离职(他是其他组借来的,已经在公司呆了一年半了),裸辞,只不过部门大领导没有同意。

经历了两个月的 996,我深深明白了 996 真正摧残人的地方不是身体,而是心灵。它会慢慢磨损掉一个人心气,当你知道即使在规定时间做完了事之后,你也无法到点下班时,效率对于你来说便无所谓了。

跟着领导混吧,他喜欢看着我加班,那就加吧,只要听领导的,技术什么的反正领导也不在乎,能做出来就行,管他用什么方式呢。

我不想,真的不想自己变成这样的人。

辞职

周一的上午,来到公司后,给自己冲了一杯奶茶,慢慢地饮下去,享受着胃里因为温暖传来的舒适感,惬意极了。

慢慢走到了 Leader 的附近,「XX,有个事我还是决定应该提前告诉你一下,我准备离职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一直在仔细观察他的面部表情。可惜似乎没看到什么变化,「你稍等一会,我一会去找你」。

两分钟后,他把我叫到了一个会议室。

「坐」,他指了指椅子,「啥情况啊,为啥突然想到要离职」。

「感觉刚毕业还是应该学点技术,业务写多了实在没什么意思」,我说得很委婉,毕竟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和我合作的一个同事连 URI 是什么都不知道,没准说出来之后发现他也不知道 URI 是什么(还是有这个可能性的,毕竟他认为把函数调用的结果赋值给一个变量之后在内存中的占用会多一倍)。

「那你找好下家了吗?」,他随口问到。

「没有,裸辞」,我没打算说谎。

「那如果可以给你换组,你可以留下来吗?」,他问道。

我愣住了,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你想做什么方面的呢,安全?机器学习?渗透?这些我都可以帮你安排」,谈话的天平似乎慢慢向他的方向倾斜了。

……一场非常「诡异」的谈话开始了。谈话的双方分别是一个刚入社会不久的本科毕业生、另一方是整个部门最赚钱的组的 Leader。

他给出了留我的条件:我本周为当前的项目的内存稳定性进行优化,今后的工作他会把我平时工作的业务量控制在 30% 以内;并且下周开始,我负责另一个即将产品化的项目进行架构调整,我对该项目的架构、技术选型有着完全的控制权。那是一个与 Hadoop、Hive、HBase、Spark 有关的大数据项目,仔细想了想,似乎我的技能树里就差了大数据这一块了。

最终,我选择留了下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一月份上三周班能拿一个月的工资~

生活

996 的人,还有生活吗?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每天下班之后随便看看视频就已经十一点多,洗个澡之后躺在床上就十二点了,甚至每天八小时睡眠都无法保证。

这便是我工作之后博客便停更的最根本原因,也是我今年一年观影量锐减的主要原因。好在上半年还有不少存货,还是简单总结一下吧。

读书方面,今年一共读了 11 本书,推荐两本书:《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和《蜘蛛男孩》,前者讲的是心理学,有些观点有些偏激,不可全信;后者是一部奇幻小说,很温暖、很跳跃、很好看。

电影方面,今年共看了 62 部电影,似乎没有明显高出其他电影一筹的(像去年的我不是药神),觉得还不错的有:寄生兽、哪吒、升级(Upgrade)、海王、调音师。

剧集方面,今年看过的都不错,长剧强烈推荐:六龙飞天,是一部讲高丽如何被推翻的剧,虽然有 50 集,每集 1 个小时,但真的非常吸引人,一看就上瘾的那种;短剧推荐:致命女人、半泽直树、花甲男孩转大人。以及高中非常喜欢的一本小说——《庆余年》,终于改编成电视剧了,一开始担心会毁原著,但是却出奇精彩!

动漫方面,似乎今年只看过五部,最好看的定然是灵能百分百 II:温情、热血、打斗、治愈,太完美了。


写本文时,总觉得心中有股气,不写出来觉得委屈得难受,写完之后静下心思考了一下,我应当是把对 Leader 的厌恶都加在了公司的身上了,是有些不妥;可又一想,一个敢把公共会议室当个人办公室的人在这个公司居然混的这么好,这大概能说明公司本身管理就出了问题吧。

Anyway,2019,总归是结束了。至于 2020 嘛,简单一些,开心就好~

本文标题: 2019 · 终焉
最后更新:2020 年 01 月 03 日 - 13:01
本文链接:https://blog.itswincer.com/posts/a9aef93a/
本文采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协议进行许可,阅读 相关说明